连载 | 忍受10000年的寒冷冰川,才有每一颗的极致体验!

从他(Wade)身上我发现,其实活着很简单,想要做什么,就去做好了。并且,全力以赴。

——歪歪



歪歪:90后英语语言文学专业,有信仰,食素,猫奴,喜欢独处,热爱尝试,渴望学会很多本领,梦想终生专注于有机事业的小女子一枚。

座右铭:忧愁畏怖,总有尽时。


童话般的小岛



七月,透蓝的天空,悬着火球似的太阳,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,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春天随着落花走了,夏天披着一身的绿叶儿在暖风里蹦跳着走来了。

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,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。

风儿带着微微的暖意吹着,时时送来布谷鸟的叫声,它在告诉我们:“春已归去。”

青草、芦苇和红的、白的、紫的野花,被高悬在天空的一轮火热的太阳蒸晒着,空气里充满了甜醉的气息。

——Lucy Maud Montgomery《绿山墙的安妮》


2017625日,是歪歪第一次来到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(PEI)。像书里描写的一样,PEI是个很恬静,很温馨,很自然,很美丽的一个小岛,随手一拍,都是这样的



美到极致的田园景色,令久居城市喧嚣的我们欣喜不已,不知不觉忘记了还有多少总结没有写,多少微信没有回,多少琐事没有做,醉心于尘世外的乡村牧歌,实在是偷得浮生半日闲。



不过当然,歪歪可不是来玩的。2015年,因缘际会下,PEI省政府的招商局局长Brad Mix先生认识了悦意董事长伊永波先生,在得知悦意16年对有机事业的坚持和如今蓬勃的事业后,他很希望悦意可以帮助到当地种植有机的农民。悦意光复大地的脚步和印迹当然不会因国度而设限,于是,应他的邀请,悦意集团董事长伊总、悦意国际唐总等一行四人来到了这里。



这个美丽的小岛,享有加拿大Food Island(食物之岛)的美称,除了海鲜,更是盛产土豆、玉米等,有超过八万亩的土豆田呢(甚至还有一座土豆博物馆)。

但是更为著名的,却是让全世界很多人如同寻宝一般,愿意付出多几倍的价钱,也要收入囊中的最珍贵的蓝色珍珠。


寒冷的淬炼,微笑着蔓延



通过Brad先生的介绍,我们认识了有机农夫T. Wade Campbell



第一次见面时,他带了一个纸盒,里面盛着的是一颗一颗的蓝莓。歪歪是北方人,从小每年都会吃到大兴安岭的蓝莓,到南方工作以后,也会到超市买进口的蓝莓吃,但是盒子里的蓝莓,和以往都不同,虽然是冷冻过的,依旧散发着阵阵的清香,颗粒很小,颜色偏深,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勺后,吃货顿时就惊呆了。



清甜的气息刹那间从舌尖发散,顺势下滑,唤醒了味蕾最深处的隐秘渴望,果肉在口中慢慢变软,但那香甜未曾削弱半分。食客仿佛置身于阳光遍洒,微风轻拂,波浪阵阵的田野中,闭上双眼,鼻尖轻嗅,张开双臂,用最放肆的方式享受大自然恩赐的小确幸。



我惊讶的问他,这是什么品种的蓝莓,为什么这么特别?他自信的笑了,仿佛早就料到我会这样问。听他如数家珍的娓娓道来,我才知道了这蓝莓的故事……


寒冷的冰川土壤



要耗时10000年以上,在寒冷的冰川土壤和气候下,只有未被破坏的、无污染的冰积土上,才能零星长出这样的蓝莓。正是这样极寒的气候,促使野生蓝莓分泌出更多的抗氧化剂。


一片蓝莓田的长成




蓝莓也许已经破土而出,但是等待被发现,更是需要艰辛的历程。茂密的森林中,果农日复一日的低头穿梭其中,寻找那可能会出现的蓝莓叶。蓝莓果农的任务,和其他果农不同。一旦这位幸运者,发现了一颗野生蓝莓,那么这片地便有可能成为有潜力的蓝莓田。他便会砍掉森林中的树木,清除野生蓝莓四周的杂草,让这些野果的根茎充分生长、蔓延,然后通过灌溉,引来蜜蜂等方式增加其产量。尽管竭尽所能,小心呵护,一片地要想达到很好的收成大概也需要10年的时间。


2年才结一次的稀有果实



这片地的果农,在收获的季节采摘蓝莓,在蓝莓收割之后,要忍痛将蓝莓灌木全数割掉,等待它用自己的方式重新萌芽、开花、结果,周而复始。如果遇到霜冻或者降雪不足,根系失去雪的温度,还会减产甚至颗粒无收。



拥有极致口感和营养的蓝莓,大概也经历了最极致的考验吧。捱过10000年孤寂的漫长时光,扛着冰冻的土壤的压力破土而出,矮矮的深藏于森林中,数着叶子静悄悄的等待有缘人,一旦幸运的被发现,在阳光中拼命生长蔓延,用力吸收雨水让自己变得饱满甘甜,终于等到可以把最好的果实交出时,又要有从零开始的决绝,而后默默的掩藏自己,直到下一个轮回。


逆流的坚守,因敬畏而不同


Wade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招商局的会议室上,那一幕我的印象很深刻。他高高大大,帅帅的,戴着一顶帽子,手中拿着装着蓝莓的盒子,进门后绅士的把帽子放在了桌子上,然后把手里的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在面前,仿佛盒子里装着的是什么宝贝,我记得他眼中流露出来的珍惜与郑重。


Wade家里五代都是农民,在田间盖一个大房子,守着自己的地,悠闲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,除了蓝莓,他还有有机的黄豆田和麦田。说实话,和他沟通下来,我发现Wade是个比较执着且守旧的人。但也许就是这样一份对传统的坚守,对土地真正的敬畏和热爱,才让他保留了眼神中那份决然。从父亲那一代开始,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开始用上了农药、化肥和除草剂,有的朋友甚至“好心的”把除草剂送到他家门口,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用过。而对于蓝莓的果农来说,最难的除了等待,还有除草问题。


蓝莓田中杂草丛生


Wade说,蓝莓的周围总是有各种杂草,讲到这里,他的神情开始有些落寞。“很多果农,会直接洒除草剂,这样杂草就没有了,是省了很多事,但不应该这样的,不应该这样做的。”



不应该这样做的


“我没有什么大的理想,我只是希望土地不要被这样粗暴的对待,土地养育了人类,养育了无数的动物和其他生命,它值得被敬畏,被保护。身边的朋友都用除草剂了,不用像我一样,忙的焦头烂额,他们都笑我,但我知道我做的是对的,问心无愧。但是他们省去了除草的时间,收割的时候也不会那么麻烦,成本降低很多,我的蓝莓相比之下就贵一些,买家也不在意品质,更多的是去在意价格了。我也不是为了赚钱做这件事情,我希望有志同道合的、真的敬畏土地的人,和我一起做有机这件事,让我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,让更多的人愿意回归。”然后他把目光转向我们,认真且轻松的说:我知道我的梦总会实现,这不,我等来了你们。

——Wade



总有一天,你的心上人会带着悦意的野生蓝莓来找你,你要等。

(故事未完待续……)